返回 菜单

免费看色情的软件

草莓视频幸福宝下载安装

江南省医学研究中心,三楼任务大厅,这里有二十几个人,在这里可以接到铜牌级,银牌级,金牌级的任务,这是一条可以快速证明的医学能力的途径。

得到这些医学级别证书也会得到国家的相应优惠政策,医学对于国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领域,国家也会扶持真正有能力的人。

为了得到这些相应的优惠政策,或者证明自己的医学地位,医学能力,每天都会有些人来这里领取任务,这里会根据病人的病情分等级,但是需要三个担保人,如果出现问题,这三个担保人是要付相应责任的。

这里是医学界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所,一般没有人敢在这里闹事,这里甚至比医院还严肃,不能大声喧哗。

而任良伟仗着自己是农药医学世家,看不起徐振东,想要争抢这个农药中毒病例进行治疗而获得证书。

他觉得自己就一定能治好病人,而觉得徐振东不能治好,浪费大家时间。

“如果我不给呢!”徐振东淡淡的说着,觉得这人有点可笑,他先得到是事实,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

“想要多少钱给我,说吧!”任良伟很自信的说着,仿佛就像是我有钱,我是研究农药的世家,就要给我。

“不好意思,我对的钱不感兴趣。”徐振东淡淡的说着,丝毫不为所动,在这里他肯定不敢动手。

“……那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同意,只要给我这个病例,以后在医学上的道途,我们北流任家罩着。”任良伟大方的说着,嘴角咧起,好像说不要钱,我就给前程,应该不会拒绝了吧。

“能代表任家?”徐振东看着他,依旧是很淡定的样子。

“我当然能代表人家,我是任家下一代家主。”任良伟自信的说着,以为眼前这个年轻人动心了,看向边上的人,说道:“他是我的叔叔,他可以证明,现任家主是我父亲,我是下一代家主,在场的人也可以作证,以后在的医途上,我们人家罩着。”

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

“送我前程!”徐振东突然冷笑起来,说道:“这个条件很诱惑,那说说们任家能把我推到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能让二十年之后像们华院长一样成为应天医院的院长,这样应该没有理由拒绝了吧?”任良伟说着,终于狠狠的装了一把比。

“不好意思,我拒绝!”徐振东毫不犹豫的说道。

“什么?……知道这是多少人一生努力都没有的成就吗?当真拒绝?”任良伟愣住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医学上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只是个主治医生,更有人连主治医生都达不到,现在任家保他当院长,他竟然决绝了。

“年轻人,虽然他说话可能不能代表人家家主,但是只要傍上任家,的前程肯定不会差的,为什么拒绝呢!”

“年轻人好气魄,竟然硬生生拒绝了一条光明大道,而且是毫不犹豫的当机立断拒绝了,我欣赏,就是毁了一辈子的前程啊。”

“院长啊,别说是二十年以后,就是三十年以后,我都肯定会把这个病例给他,不就会一个小小的病例嘛!”

“现在不是病例的问题,现在是面子的问题,任家不想丢这人,这个年轻人也不想丢这人。”

“丢人一次有什么啊,任家那是家大业大,丢不起,这个年轻人就只身一人,丢了也无所谓。”

众人纷纷为这个年轻人惋惜,觉得他放弃了大好前程。

“我可以再给机会,如果的条件足够诱惑,我给这个病例又如何!”徐振东平静的说着,丝毫不受旁人的影响。

“……这人野心太大了吧,难道院长还不能满足?”任良伟的叔叔终于坐不住了,站出来,大声的看着徐振东,说道:“那自己说罢,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徐振东看着着叔侄俩仗势欺人的样子,平静的说道:“我要们跪下求我,我可以不要们的似锦前程,也不要们的金钱。”

“什么?这是要打我们的脸啊!”任良伟的叔叔气的肺都要炸了,这年轻人口气太狂了。

“想找死!”任良伟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拳挥打过来。

瞬间,所有人惊呼,没想到他竟然突然出手,恶拳相向,这是很没有素质的行为,也是为众人所不喜欢的行为。

“小心啊!”

人群中有人担心起这个年轻人了,他们两人离得这么近,这一拳可以说出手就打到脸了。

都在为徐振东捏了一把汗。

华院长更是直接挡在徐振东的面前,想要帮他挡下来。

谁知,徐振东轻轻拦住,把华院长拦截身外,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他鼻子上,鼻血狂飙,他整个人都仰着翻过身去了。

紧接着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四脚朝天,惨叫声如同杀猪般。

众人都来不及反应,这一翻转实在是太突然了,瞬间懵逼,惊愕的张开嘴巴,基本没有人看清楚任良伟是怎么被打倒的,也看不到这个年轻人出拳的。

太快了。

“这……这……这……”

任良伟的叔叔结巴的说不出话来,当他侄子出手的那一瞬间,他是心中窃喜的,虽然知道动手是不对,但是太生气了,他又是碍于身份不能出手,侄子出手正好合适,年轻人可以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就过去了。

谁知,侄子并没能打到对方,而是直接被对方打倒,打翻在地上四脚朝天,难看至极!自己还看不到这个年轻人怎么出手的。

“打得好!”

突然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

惊醒众多被震惊的人,纷纷恢复正常,看着四脚朝天翻滚在地上的任良伟,没有人上去搀扶,谁都不愿意搀扶这种狗仗人势的人,还出手打人的人。

“报警,报警!”

任良伟的叔叔大声喊叫着,赶紧过去搀扶侄子起来,捂住流血的鼻子。

这时也有人上去帮他搀扶着,不过这人面无表情,似乎并不是很乐意的样子。

“方医生,报警!帮我报警!”任良伟的叔叔对过来帮忙的人说道。

“任天恕,我是因为接了们人家的钱才来帮们做这个担保人的,看到侄子的表现,我很失望,我会把钱还给们人家的。”

方医生面无表情的说着,帮着搀扶起来之后,马上松开手,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