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菜单

免费看色情的软件

污软件下载不收费不登录

三阶超凡者的强大实力,虽然可以保证“亵渎教徒”埃克曲瓦布、大骑士“冷面”巴尔杰两个能够长时间不需要休息。

但是在这种充满各种负面氛围的环境中持续半个月的超长待机,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一项严峻的挑战。

盯着符文杂乱没有丝毫美感却法术灵光闪烁的神术仪轨,即使是性格冷淡的大骑士“冷面”巴尔杰也忍不住主动开口寻找话题,以求缓解内心中越发强盛的躁乱感:

“就算是以古神的时间尺度来说,从沉睡中重新复苏需要的时间也未免太长了。

幸亏这是在绝对安的时钟塔内部,如果在物质世界就算是发现危险也根本来不及反应,还是有我们在外界主动呼唤的情况下。”

在他身边已经开始渐渐向秩序侧偏移的“亵渎教徒”,同样不再喜欢这种诡异的氛围,点头对巴尔杰回应道:

“这就是代价!能够扛过纪元更替的古神们,曾经都是真神层级的伟大存在,祂们的智慧如渊似海。

沉眠能够让在物质世界没有信仰基础的祂们降低消耗,安然度过漫长的岁月。并且在摒除主观思维影响的情况下,渐渐让规则化的身体能够适应新的世界。

所以一个稳固、安的藏身之所就显得尤为重要。我们的‘迷雾海’是这样,地底之主占据的时钟塔也是这样。

好在大多数伟大的存在沉眠时,都会有眷属甚至是如‘苍之兽’那样的古神之子守护,地底之主虽然没有必要,但祂的子嗣应该也”

却在这时忽有尖锐的破空声在他们身边响起,一线金光忽然从虚空中跳了出来,巴尔杰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握在了手中。

美女红火的裙子,身材极度热辣

看着那柄造型独特的金色圣剑,巴尔杰微微意外之后,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冷酷的笑容:

“那群被‘加工’过的残渣终究还是没有浪费自己的价值,虽然启动了最终的后备预案,但终究是将最基础的目标达成了。

就算是损失几个大骑士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了混沌蠕虫的辅助哪怕是敌人也未必不能变成自己人嘛。”

如今,第一个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只等唤醒“混沌蠕虫”初步达成第一次合作,这次时钟塔之行的首功就是自己的了。

就在他以为接下来的时间会像前面半个月一样风平浪静的时候。

哗啦!

环绕着山壁站成一圈的巨型骷髅王者,突然整齐划一地同时转身面向外侧,手中城门般的巨剑被举到与肩平齐,这是基础剑术中的高位守势。

顷刻之间,便从亘古的看守者化作了忠诚的守卫者。

显然仅仅看他们身上那一部分属于虫子的甲壳血肉组织,就知道它们早就已经被腐化成了古神的眷属。

看到这一幕,守在仪轨旁边的两个人不禁一阵惊疑:

“这个时候?怎么会又有人来到了第七层?”

此时。

体力显然不是这群巨型的骷髅王者需要考虑的问题。

他们保持着这个难度极高的双手剑起手式在某个统一意识的指挥下挪动脚步变换队形,渐渐面朝某个方向摆出了一个三角箭头般的锋矢阵。

然后,同时踏步向前。

轰隆!轰隆!轰隆!

大地震颤,364位高达十米的魔怪同时移动,就如同一道缓缓推进的厚重城墙。

在他们身后,天空中如同山岳的巨型十字架投下长长的黑色阴影,好像是由神明投下的一道道“杀戮旌旗”,指引着它们不断向前!

不知何时,三个人影悄然出现在了它们的正前方。

“我说格雷厄姆老爷子,你们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连本该给我们充当帮手的核心防卫力量都已经易主?如果这次时钟塔重新遁入虚空,等下次再出现的时候恐怕早就已经完是虫子的天下了吧?”

站在队伍最前方,作为一只弱鸡却被迫参战对决古神麾下眷属的米兰,这个时候大概也只能在嘴上找找心理平衡了。

曾经的冠位巫师,现在除了还保留着一点点权限外毫无力量的老头却也无言以对,当初被“混沌蠕虫”偷袭打了个措手不及之后,时钟塔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看了骷髅头顶那些金灿灿的王冠一眼,格雷厄姆深深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时钟塔上一次出现在物质世界的时候,丢掉了核心王冠”

随后没有再多说什么,实际上从“混沌蠕虫”得以乔迁新居开始,结果就已经完注定,不过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问题。

至于旁边的艾文看着一步步靠近的,那群身上兼具神圣和亵渎的骷髅王者,也已经想到了那种熟悉感来自哪里。

自己拿来充当奇迹之冠冕号能量源的“蛙神的金冠”,显然跟这些家伙脑袋上的玩意如出一辙。虽然款式和细节不尽相同,但是巨大、粗犷这两项主要特征却完一致。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大概是七八百年前时钟塔上一次出现在物质世界“珍宝海”附近的时候,因为双方的争斗从这里流落了出去,也直接导致局势崩坏到今天的样子。

听老头的意思,那个具有许愿机功能的王冠还是十分重要的仪轨核心。

但是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即使把金冠再重新放回去也没有用了,近千年的腐化早已经让这些骷髅王者积重难返。

当双方之间的距离还有一公里的时候。

巨型骷髅脚步不停的同时,一阵如同虫鸣般莫名其妙的躁乱歌声突然从它们身上传入了三人的耳中。虽然是一种跨越种族的语言,但他们却能清楚听懂其中的意思,以及蕴藏在歌词中的悲怆情绪:

“神明来自遥远的卡尔克萨!

沿着岸边,切开云彩;昏黄的太阳沉向湖间。

长长的影子落了下来;就在那卡尔克萨。

国王的褴衣随风飘摇;歌声默默地消逝在昏暗的卡尔克萨。

我的灵魂已无法歌唱;我的歌像泪一样不再流淌。

只有干涸和沉默遗留在失落的卡尔克萨”

对这首不知道是诗句还是祷言的歌,无论是第一次听还是已经听过许多次的三位巫师都没有太过理会。

他们非常清楚,除了到还在仍然有用的远古科技之外,与古神相关的隐秘如果没有必要最好还是不要深入探究。

特别是在至少获得神性拥有某种“超维视野”之前!

轰隆!轰隆!

米兰看着越来越近的骷髅王者身上,那煊赫至极的昏黄色超凡灵光,清晰意识到它们每一个的实力都已经越过了三阶的界限。

就算是失去中作为中枢的“蛙神金冠”之后,无法再形成一个整体的巫术仪轨,但依旧是四阶超凡者也难以正面抗衡的恐怖军团。

于是。

米兰一手插着裤兜,姿态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然后轻轻地退至众人身后。

“虽然我的力量所剩无几,但剩下的权限也足以让你不受时钟塔限制地发挥出部实力了,交给你了。”

格雷厄姆说完之后伸手拍了拍艾文的肩膀,然后悄然退至米兰的身后。

两个人同时鄙夷地瞪了对方一眼。

“哈哈哈,就等你这句话了。”

艾文洒然一笑,一扬身后的大氅独自踏前一步。

瞬间,一阵呼啸的旋风在他与骷髅王者大军之间轰然爆发,虽然身后大氅被扯地猎猎作响,却是凭借一己之力就硬扛下了对方军阵的赫赫威势!

相对骷髅王者不算高大的身躯中,却弥散着即使面对天崩地裂都云淡风轻的从容、自信。

当双方距离拉近到八百米的时候。

三百余位骷髅王者眼眶中有绿色的光芒骤然亮起,然后脚步渐渐加快,如同奔马一般想着艾文发动了狂暴冲锋!

轰隆隆隆

地上的墓碑在剧烈的地震中接连跳起,好像连大地都被它们轻易踏碎。

而虽然人类状态下的艾文身高达到了一米九,但是却连它们的小腿都达不到,这一幕就好像是象群对一只小蚂蚁发动冲锋那样滑稽。

在它们已经高速突进到不足百米的时候。

艾文这才轻轻打了个响指。

接天连地的青色云雾飞速弥漫,一道覆盖着青苔的高大“山梁”忽然砸到了艾文面前地上。

轰隆!!!

然后是另外一道。

骷髅王者的前锋部队直接被毫不留情地压到了山下,化作了齑粉,部分后续部队也因为减速不及时,重重撞到了山壁上。

一双岩石巨臂将云雾轰然撕裂,一座即使弯着腰也高达千米的恐怖岩石巨像降临到了战场上。

此时的超巨型岩石魔像·山岭巨人已经被彻底修复,敦实厚重如同巍峨的山岳,脊背上绿树藤蔓郁郁葱葱,浑身缠满了如同盔甲般冷硬的黑色藤蔓,身周土黄色的超凡灵光如山如海。

拥有半成品的磁欧石进行供能,哪里还有当初蛇人驾驶着它逃亡时,宝物溢散大半,连区区一个圣骑士都锤不死的可怜样子?

飒!

一个王车易位,艾文已经带着米兰和格雷厄姆已经进入到了山岭巨人的操控室,四周视野通透将周围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体型差距瞬间完成逆转之后,艾文大手一挥:

“踩死它们!”

轰隆!

真·战争践踏

十米高的骷髅王者面对千米高的山岭巨人是一种什么概念?

嗯,大概就是跳起来也打不到膝盖吧。